写于 2017-08-01 06:18:21| 优德中文| 奇闻
<p>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人类真正受益于技术创新和社会变革,这使我们能够降低婴儿死亡率和比以往更长寿,更健康的生活</p><p>但这并非没有后果,因为全球星球和政府正在努力应对快速增长的全球人口</p><p>虽然我们在治疗可预防疾病方面做得越来越好,但猖獗的污染,粮食短缺和日益稀缺的资源冲突正在增加</p><p>我们的星球是一个相对脆弱的生态系统,其生命有限,抵御环境退化的能力有限</p><p>事实上,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人类过度利用了地球生物圈的可再生资源能力50%</p><p>随着我们的孩子越来越多地生活在婴儿期,这种事情在不到一个世纪以前就无法得到保证,并且已经成长为一个驾驶汽车,吃牲畜和庄稼,缺乏计划生育资源的成年人</p><p>这个星球将在自己的大家庭中受苦</p><p>我们发现食品,工作和教育都得不到保障</p><p>这就是为什么支持政府和私人组织努力促进计划生育和帮助人们共同努力减少人口增长和过上可持续生活方式的重要性</p><p>寻求教育妇女,防止食物浪费或分发避孕药的计划可以帮助对抗环境退化,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生活在一个能够支持她们的世界和社会中,这一点非常重要</p><p>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联合国承认这一行动的必要性,该行动表明“​​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制止气候变化和环境退化的惊人速度,这对人类构成前所未有的威胁</p><p>”人文主义者坚信每个人都有固有的尊严和生命权,没有不必要的痛苦和痛苦</p><p>这种人道主义意识,加上人文主义强调科学准确的信息以及技术在改善生活质量方面的作用,可以为计划生育和旨在解决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的其他努力提供强有力的支持</p><p>计划生育和避孕的一个关键方面在贫穷国家非常重要,因为这些家庭往往很难养活,安排和庇护他们的孩子,而且很难将他们扩展到另一个孩子</p><p>教育必须在这些方案中发挥核心作用,以确保其整体有效性,特别是教育年轻女孩和妇女,因为一些研究将此类教育与减少意外怀孕和减少贫困​​率联系起来</p><p>虽然一些宗教团体拒绝参与全面的计划生育工作,甚至声称避孕的分配是一种不道德甚至是邪恶的行为,但人文主义者认为这是个人计划自己的生活和获得自己的身体自主权的手段</p><p>幸运的是,一些宗教人士也很欣赏有必要充当他们认为有创意的人的管家</p><p>他们擅长这样做,或者我们没有足够的临界质量来进行必要的改变</p><p>这是1999年的人文主义者E.O.当威尔逊写下“创作:呼唤拯救地球”时,他走上正轨</p><p>他呼吁科学界,宗教领袖和个人放下分歧,拯救环境</p><p>只有在一起,我们才能应对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并支持一个框架,使我们能够生存和繁荣世代</p><p>在一天结束时,这些人口统计数据及其后果会影响每个人</p><p>但人文主义者是这项努力的天然领导者,因为人文主义者明白这是我们唯一的生命,地球是我们生活的唯一地方,所以我们必须照顾好自己和家园</p><p>与许多宗教组织及其支持者不同,人文主义者不依靠上帝来修复事物,不依靠来世来改善我们的命运,也没有选择避孕,